最新研究!无症状感染者密接感染率与确诊者无差异


为解决蜂农转场难等问题,3月12日,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关于切实打通堵点促进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》,要求各地积极为蜂农转场创造条件,纠正个别县乡封村断路、一概劝返等做法,打通蜂农转场“最后一公里”。随后,多地也下发了相关通知。

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,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,即使有健康证明,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,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。这样一来,就算到了蜜源地,也不能放蜂采蜜。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,第4天就别去了,其他蜂场都到位了。隔离完14天,哪一趟都赶不上了。”

详见下表(单位:例):一年之中,刘忠华只有4个月呆在家乡。其余时间,他带着蜜蜂从南往北追赶花期,采集最新鲜的花蜜。22年养蜂生涯,刘忠华跑遍了全国所有的蜜源地,也习惯了和蜜蜂相伴漂泊。

刘忠华养殖的是意大利蜂,这种蜜蜂繁殖能力强、产蜜快、经济效益高,是国内多数蜂农的选择。但由于饲养规模大,需要广阔的蜜源,一旦蜜源地花期结束,蜂农就要将蜂场迁移到下一个花场。“过了花季,千万张嘴要吃饭,人工喂饲料成本太高,所以非要跟着花期赶场。”刘忠华说,他和公安县的200多户蜂农,每年都要带着蜂箱长途奔走,由南向北“追花夺蜜”。

刘忠华的蜜蜂因农药中毒死亡了三分之一,直接损失近两万元。加上饲料不足,蜜蜂在春繁后期一直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,繁殖状况不良,估计今年收入将减少十几万元。

3月初,刘忠华与贺福平等人的饲料问题基本解决。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立即着手返乡,全年的转场抢蜜大战才刚刚开始。由于春繁的耽搁,接下来的时间一刻也不容松懈了。

近期,上海地铁通过官方微博、微信、电视广播直播等载体,以及“上海发布”等平台的支持帮助,每天提前向社会公布次日限流车站信息,方便市民乘客错峰或调整出行方式。另一方面,依托官方APP等移动应用软件,实时显示告知各线路区段车厢状态,为市民乘行提供有效引导。上海地铁车厢已张贴约16万张的防疫二维码。下一步,上海地铁还将研究推出信息更精准、可视化水平更高、覆盖触达人群更广的信息发布措施。在此再次呼吁,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健康,请广大乘客主动配合扫码登记。

蜂农都有自己固定的转场路线,这是多年跑出来的经验。按照原计划,刘忠华应在2月上旬带着蜜蜂返回湖北公安县采油菜花蜜,3月底奔赴宜昌追柑橘花期,5月初到山西临汾赶槐花,月底转场东北采集椴树花、荆条花蜜,7月上旬到内蒙古抢向日葵花期。9月初,他将和蜜蜂回到湖北老家,结束一年的奔波。

但长远来看,如何形成自我造血成为养蜂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。

刘忠华遇到了彩虹。受访者供图